頭圖加載中...

loading

7546米的攀登· 冰山之父·慕士塔格

  • 出發時間/2019-06-20
  • 出行天數/20 天
  • 人物/ 和朋友
  • 人均費用/40000RMB

登山的秘之魅力

我步入登山圈已經15年了,雖然中間有一段時間停止,但雪山總是有一股莫名的魅力吸引著我前往,這是一種什么樣的魅力呢?


我們為什么登山?

最初,我認為是去觀看那些只屬于“攀登者”的獨特風景。

確實,雪線上的風景無與倫比。

純凈卻又氣勢磅礴。每次來到雪線之上我都會被這樣的風景深深吸引,看再多次都不夠。登山圈昵稱它為“白色鴉片”,一旦接觸就再也收不了手。

很多山友在一次登山活動結束后發誓賭咒再也不來雪山,但不久后我們在隊伍中又會看到他們的身影。


我們為什么登山?

隨著攀登山峰難度的提升,每次登山所需付出的東西越來越多,無論是時間、金錢還是體力。

而付出的這一切我認為遠遠超出了對風景的追求。

登山我覺得是對自身身體極限的挑戰。我們會為了登一座超過目前自身能力的山,而去戒煙、戒酒、努力鍛煉,把我們的身體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狀態,哪怕我們已經不再年輕。

下面是我一年的體重記錄和一次普通的小鍛煉強度。

當然,隨著登山費用的增長,熱愛登山這項運動也促使我們更加努力地工作,努力提升自己。


我們為什么登山?

也許是在這個圈子里待久了,也許是攀登山峰的難度進一步提升。身邊已經開始聽聞甚至親眼所見熟識的山友、協作因登山遭遇各種傷害,甚至死亡。

下圖是被凍傷的山友。

而大家依然繼續前行,挑戰更高的山峰,超越自身的極限。

如果只是挑戰身體的極限而證明自己,這樣的代價是否過于沉重呢?

但我發現身邊的人卻更加狂熱,而留下的人即便用世俗的價值觀來衡量也越來越優秀。來自各行各業的“精英”聚集在山腳下,向自己的夢想發起沖擊,哪怕他們明知道可能面對死亡。

這時,我覺得大家通過登山追尋的已經不是風景,不是對身體極限的挑戰,而是一種精神。

攀登精神,意味著你需要突破自己的極限,去追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;在追尋的過程中又要求你沉著冷靜,勇往直前。

這種精神是一個企業、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前進的根本動力,也許正是對這種精神的追隨才讓大家相識于登山運動中。

2019年6月,我來到了 新疆 喀什 慕士塔格峰的大本營,挑戰自己的新高度。

慕士塔格·冰山之父

這次攀登慕士塔格所拍的宣傳小片,解說及背景音樂均來自電影《Mountain》。

慕士塔格是維語冰山之父的意思,從山腳下看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冰雪非常多,雪線也比較低。在登山圈慕士塔格海拔為7546米,官方數據是7509米。為什么有這個差異我也不知道……

這也是我第一次攀登海拔超7500米的山峰,比之前攀登過最高的山峰足足多了1264米。不過剛開始我一點也不擔心,因為大家都說攀登慕士塔格峰就是高山徒步,而對它的輕視可能是我這次攀登犯下的最大錯誤。

在正式攀登慕士塔格峰之前要進行兩次拉練,具體行程請看下面的表格。

還是解釋下圖中和后面文章將用到的一些術語:
BC=Base camp=大本營
ABC=Attack base camp=前進營地
C1=Camp1=一號營地
C2、C3以此類推
一拉=第一次拉練(即D5行程)
二拉=第一次拉練(即D7-D9行程)

由于攀登慕士塔格峰會多次往返于C1、C2與BC之間,所以以下的文章不以時間順序來敘述,將以分段的方式來展現此次攀登。

歡樂緊張的大本營生活1

登山隊在 喀什 集合后驅車前往大本營,不過在到達大本營之前我們首先來到了204營地。

這是一個坐落在慕士塔格峰正面的臨時營地。

草原、荒原、雪山,慕士塔格山區的地形在這里清晰地展現出來。

此時遠遠望去,我們并不覺得這座山有多么的高大,都開玩笑說干脆一次登頂算了。

分配好“房間”進入帳篷,我們瞬間感受到7000+山峰的腐敗。兩人一間,帳篷高度足以讓人站立,并配備軟墊,防潮墊都懶得拿出來了,這樣的條件在登山運動中著實非常豪華。

不過之前不確定這個營地是否建好,如果沒建成大家需要多乘坐2小時的汽車前往 塔什 庫爾 干。現在營地建成少去了舟車勞頓,但也少了一次洗澡的機會~

想想未來至少8天不能洗澡,有些人更是半個月不能洗澡……那味道

最后一次清點好裝備,大家在球形大帳休息~

不遠處是西 昆侖山 脈的最高峰-公格爾九別峰~

中國 在飛速的進步,登山營地伙食也變得越來越腐敗~

記得第一次(2004年)登山大本營的標配就是方便面火腿腸,當我們把高壓鍋、整雞、臘肉拉到大本營的時候引起了其他省隊伍的圍觀,說 四川 人就是會吃……

并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雀兒山大本營吃起了火鍋,其他條件差點的大本營基本也是六菜一湯的配置……

這次來到 新疆 ,營地歡迎我們的居然是一頓手抓飯~又大大超出了我們的預期。

我直接用鍋吃,雖然有點焦味,總體還是不錯的。

玩手機在登山隊也不例外,只要有信號有電大家都是低頭族。

傍晚金色的陽光灑在慕士塔格峰上已經是極美的景致,不過登山隊沒幾個人出來拍照,畢竟大家對這樣的景色已經司空見慣。

不遠處的公格爾九別峰與慕士塔格南北對峙,我總覺得公格爾九別峰更仙一些。

攀登7000+及以上的山峰,圈子已經非常小了,整個隊伍里基本都是曾經的山友~這兩位就是去年和我首登阿尼瑪卿新線的山友無名和三昂。

我們隊伍中其他我認識的還有一同攀登雀兒山的“雅克”,攀登那瑪峰的“在路上”以及沒見過面的馬蜂窩小伙伴“Tim”。

這次登山隊人數比較多,就不一一介紹了,總之他們幾乎相互認識。

這位是我在南極船上認識的獨立紀錄片導演啟平,在 成都 喝酒的時候他得知我要去攀登慕士塔格。一拍即合,為我這次攀登帶來了新的任務——擔任他所拍紀錄片的高山攝像。

紀錄片將在CCTV-4和CCTV-10播出,歡迎各位蜂蜂觀看。

晚餐后在大帳砍了半天大山各自回到小帳進入了甜美的夢鄉,畢竟都是要攀登7500+山峰的人,204營地3000多的海拔對大家絲毫沒有影響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們整理好裝備準備出發。

攀登慕士塔格所準備的東西也是我登山史上最多的一次。

其實204營地到BC是可以坐汽車的,但為了大家更好地適應領隊還是讓我們徒步前往……

本篇游記共含12816個文字,240張圖片。幫助了游客。 舉報
相關目的地:喀什
返回頂部
意見反饋
頁面底部
时时彩走势图技巧